从街头叛逆而来的时尚:独一无二的庞克风格

作者:Val Tseng

从七零年代开始,庞克风格一直是服装史上独特且无法取代的篇章,独特是因为它是唯一一个由街头次文化向上流行而变成主流之一的服装风潮﹔无法取代是因为不论是庞克文化的衣服风格或製成,都是服装史中之绝羣拔类。

去年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之年度特展:「从失序到华美」(Chaos to Couture)用简易精确的方式完整介绍庞克文化,再次证明了庞克的超凡不灭。

从街头叛逆而来的时尚:独一无二的庞克风格
从七零年代开始,庞克风格一直是服装史上独特且无法取代的篇章。

众人对庞克耳熟能详,但大多数人却没有意识到庞克的起源、发展及对后世人的影响如此渊远流长,至今我们也活在庞克赋予的缩影里。

庞克是起源于街头及年轻人的文化,试想一片广袤的旷野上开始出现一团团顽强、散乱之杂草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头的模样,是庞杂、小众且支离破碎的,因为这个现象随着时间流变愈来愈兴盛、概念愈趋完整,形象愈显鲜明,小小的分支逐渐有方向地汇聚,变成划时代的洪流。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收集从庞克出现的七零年代开始的一些抽象的现象、具象的物件,一开始的庞克与时尚一点关係也没有,如果硬要说他有什幺风格,它呈现出来的是混乱、无政府、及反叛,这些通常围绕在性和政治层面的议题,他们创造出让世人感到震惊、挑衅和冲击的形象,以达到充满敌意、让人感到不安和威胁的宗旨。

而每个人对上述庞克宗旨的解读及诠释方式不尽相同,所以创造出来的物件种类差异性是极大的,这些杂乱与失控的唯一共通点,便是每个个体的自由意识所创造出来的独特物件。这些没有受过正规裁缝训练的年轻人们,取用手边可以再利用的日常物件,经过他们的巧思巧手,让这些物件变得独特、创新又划时代,这种「Do it yourself」的氛围,便是庞克文化留给世人最重要且不可取代的影响。

从街头叛逆而来的时尚:独一无二的庞克风格
这种「Do it yourself」的氛围,是庞克文化留给世人最重要且不可取代的影响。

「从失序到华美」特展,以彻底检视庞克的DIY精神对高级成衣及高级订製服的冲击开始。这种庞克精神或许与华服的订製(Made-to-measure)概念相悖,但是他们却无独有偶地展现出原创性及特殊性,甚之,庞克的DIY精神所延伸出的举世无双又独特的物件,创意甚至超越华服。

时至今日,庞克的DIY精神已不再侷限于时尚这个区块,更渗透到了日常生活中的每一个面向,最显着的便是网路。人们经由网路快速学习庞克精神并可立即创作出符合庞克精神的物件,网路让对庞克及DIY具有热情的人们专注于创作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而非一昧地使用消费性产品。

「从失序到华美」特展要带出来的主旨并非告诉观众庞克是什幺,而是点出庞克文化里最经得起文化更迭的而不曾陨落的精神,绝非那些惊世骇俗的煽动及反叛,而是对人类影响巨大、我们到现在都还在提倡的「原创性」的贡献。

在时尚产业中,庞克的影响并非仅限于自己创作时尚及原创,它更打破了产品及消费性主义的藩篱、反转了高级订製服的既定思维。

这个年度特展由上述主题分成七个展间,前三个展间交代了庞克精神源起及第一间贩售庞克精神的店面,其中后四个展间均着墨于DIY精神对高级订製服及高级成衣的影响,所有的展间均以摄影、电影及音乐三个媒介呈现当时精神,并对庞克的DIY方式有着详尽的分类及介绍。以下介绍依特展独特精髓重点式划分。

Clothes for Heroes 只为英雄

「一切从国王路430号开始,我们当时为我们所创造的衣服而改变了店面摆设,当时的我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一个服装设计师,反而是因为不满政府现状而想要製造一种风格、一种着衣方式,把抽象的不满具体地表现在我的衣服上,我的衣着代表了我对这社会的态度。」--Vivienne Westwood

Malcolm McLaren与Vivienne Westwood绝对是庞克的起始点,而「只为英雄」便是他们的第一个反动口号,这些物件包含我们充满饰带的外套及裤子、伞状衬衫、充满线头的马海毛毛衣、旧T shirt等,而最重要的就是印在T shirt上充满挑衅及亵渎的字眼。

从街头叛逆而来的时尚:独一无二的庞克风格
Punk是一种自我意识形态的表达。
Hardware 硬派加工

「Do it yourself」又可以分四种加工方式,Hardware是第一种,也是最常见的一种,其在衣料上加入铆钉、钉刺、金属鍊、拉鍊、别针及锁头等,极端的还有用绳綑绑,这些都为了要呈现失序的「美感」。

这影响往上延伸到时装中,在Nicholas Ghesquiere、Thom Browne、Riccardo Tisci、Gianni Versace、Viktor Horsting、Rolf Snoeren这些专精于使用特殊材质且又有强烈个人风格的设计师手中,这些饰物幻化成珠饰、羽毛及亮片,他们不只和缓了原先具攻击性和令人不舒服的元素,更让精细工艺与手造粗工有明显的分野。

从街头叛逆而来的时尚:独一无二的庞克风格
在衣料上加入铆钉、钉刺、金属鍊、拉鍊等,是为了呈现失序的「美感」。
Bricolage 物件重新排列

「Bricolage」出自法文,意思是用日常生活中,此刻在你手边可使用的任意物件,依照自己的意识和美感重新排列组合成另一个崭新的物件。这个单字完全解释了第二种DIY精神,庞克文化希望当人在这个时空随手捉一样可用物件的同时,可以先悉心观察这个物件所带来的时下文化,他不仅展现出了一个时空状态、人们喜新厌旧的消费性行为及自身品味,更是对于自我存在意识的体悟和自我省视。

如果将这行为往上至奢侈品及名牌的範畴,他们给予人们重新定义奢侈品的机会,在品牌灌输大众自已的地位和价值之余,他们把这些物件抽离重置,为自我主观意识再造属于自己的风尚。

Graffiti&Agitprop 涂鸦与反动

涂鸦与反动是所有庞克文化中最直接的自我意识形态表达方式,因为这两种方式可以把想表达的不满直接传换成大家都明白的文字,再者创作者用直接创作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内心感受,也是自我存在的最佳证明。

以涂鸦种类来说,庞克文化锺情于泼墨和闪光状泼漆。Agitprop是Agitation与Propaganda之组合字,两字加起来是鼓吹煽动叛乱之意;庞克文化便是因为不满社会现状而生,他们对于自己所居住的环境提出社会及经济的问题,而这些的最佳传播方式便是写在告示牌上宣告大众。一些设计师深谙这种理念,也把自己对社会现状的一些不满表达在衣服设计上,像是Martin Margiela、Franco Moschino等。

Destroy 毁灭再生

比起其他的庞克DIY精神,破坏与解构对时尚界的影响层面最为辽阔深远。上述的涂鸦与反动只是革命的序曲,一切皆为了达到破坏及重建。具象地表达在服装上便是破坏衣物原有的样子,把它们任意撕裂、扯坏、切割,让物件失去原有样貌。

从街头叛逆而来的时尚:独一无二的庞克风格

时装设计师也明白用衣物表态的道理,抽象的表态可以看到常常涉入政治议题的Hussein Chalayan、Martin Margiela﹔再者便仿效庞克做出破洞及撕裂效果,像是Karl Lagerfeld及Rodarte﹔针对这个议题探讨的最深的是Rei Kawakubo,她质疑社会既定道德标準下所告诉大家的美和时尚,使我们反思所谓的「丑」之界定。

经由这一连串的「Do it yourself」,庞克文化不只摧毁了所谓「时尚设计师」之权威,还把时尚与否的决定权转移到穿者身上,他们把「设计师」这个概念打破,因为只要有话说、并将其付诸行动,所有的个体都会是创造家。就是因为庞克文化充分打破既定的文化藩篱、阶级区隔、教条规则,在一切归零的瞬间证明了一切看似不可能的事幻化成可能。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