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子根回应陈莲花‧领导层不软弱

许子根回应陈莲花‧领导层不软弱(吉隆坡15日讯)民政党主席丹斯里许子根不认为其领导风格软弱,令到民政党党员被人看不起。他是于週六为民政党永久党员理事会大会主持开幕后,在记者会上就妇女组主席拿督陈莲花批评党领导层软弱的领导方式,导致党员承受不必要的侮辱及轻视,作出回应。他也否认陈莲花于週六在妇女组大会发表的有关言论,是对他的点名批评。他指出,陈莲花是民政党中央工作委员会成员之一,属于最高领导层成员,而民政党的领导层是以集体领导的方式运作。“我不认为是……(针对我),她是领导层之一,我们是集体领导,集体负责。”他强调,陈莲花并没有指名道姓。此外,许子根不认同指其领导软弱的说法:“有不同的看法,我们不会只听负面的看法,也不因为正面的看法而感到庆幸。”陈莲花反映基层心声除了否认个人的领导风格软弱,许子根也否认民政党的领导层软弱,并说:“这是看法的问题,我们要把部份人士的看法当成事情的全貌吗?这是个人的诠释。”许子根表示,陈莲花在妇女组大会开幕礼上发表的批评性言论,是因为反对党在民政党的选区攻击该党,所以陈莲花的言论是反映基层的心声。“我事先并没有看过陈莲花的演词,这说明民政党是民主的政党。”还要带队征战大选虽然受到妇女组主席陈莲花公开要求他“决定去留”,但民政党主席许子根表明,他要领导该党面对来届大选。“我要领导民政党面对来届大选,我要和我的团队,在来届大选合作面对大选。”他强调,他将在全国代表大会后作出一系列“艰难的决定”,包括大选候选人、民政党的未来及他个人的定位,他希望党员届时接受及尊重他的决定。“我不期望所有人接受我的决定,我不是来取悦任何人。”许子根于週六为民政党永久党员理事会会议主持开幕后,在记者会上表明,由于来届大选将是艰难的战役,因此他将作出的决定也是艰难的决定。但他不愿透露将于甚幺时候作出有关宣布,只是表明“很快就会宣布”。许子根说,永久党员理事会于会议中表明支持集体领导,同时认为民政党必须以团队形式工作。他说,理事会也希望所有领袖一起合作。矢赢超过2国8州民政党主席许子根指出,该党将在来届大选突破上届大选赢得的2个国会及8个州议席。“我们要在来届大选中赢得更多议席。”上届大选,民政党竞逐12个国会议席31个州议席,但只赢得2国4州,惟在获得3名沙巴的独立州议员及1名彭亨州议员加入后,增至2国8州。此外,许子根于週六为民政党永久党员理事会大会主持开幕时矢言,要在来届大选时争取“回到”太平国会议席上阵,并重夺这个国会选区。在国阵的协商精神下,民政党于2004年把太平“借”给人民进步党,而巫统则把武吉干当“借”给民政。可是,当民政党于2008年大选欲拿回太平时,进步党则要“继续借多一届”,而巫统则要回武吉干当,在这种情况下巫统就把宜力“借”给民政。宜力国议席还巫统因此,在来届大选,宜力国会议席肯定还给巫统,但民政党是否拿得回上届大选时落在民主行动党手中的太平国会议席,则备受关注。许子根说,2008年308大选后,他们不能讲太多,如今过了3年半,随着大选近了,他们可以向选民“促销”国阵对人民有利的政策。他坦言,308之后,民政在槟城州从执政党变成反对党,导致很多党同志一下子调适不来,正如民主行动党在赢得槟城州执政权后并没有改变政治作风,只是不断製造问题及煽动人民的情绪。他抨击槟城州首席部长林冠英经常推卸责任,常常和别人吵架,如同“斗鸡”。许子根表示,308后国阵在中央是执政党,但在槟城与雪兰莪却是反对党,这是否“左右逢源”,还是“两边不讨好”,因此,如何调整是一项新经验,不容易处理。他说,民政党是个民主政党,党内有不同的意见,如果党员的意见出发点是健康的,是好意而非基于个人理由的恶意,并以不同的观点反映多元种族的複杂性,党可以接受批评。促党员说服子女加入许子根指出,民政党需要广招党员,因此,他呼吁党员说服他们的子女加入民政党,因为党员的孩子经过耳濡目染,经了解该党的斗争方向。不过,他声明,这并不意味着民政党是党员后代子孙的政党,该党欢迎各阶层人士的加入。他指出,目前民政党有2万8000名新党员加入,其中为数一半的新党员来自沙巴,另外一半则来自西马。他说,在民政党之前不算活跃的州属如彭亨及吉打,如今党员增加,吉隆坡地区也开设了一些新支会。林时彬:领导层软弱是全党责任民政党青年团团长林时彬坦承,民政党领导层的确软弱。但他认为,领导层软弱是全党的责任,因为大家没有合力支持领导层。林时彬披露,该党在一项会议上曾论及“民政党是不是一个软弱的政党”的课题,而在会上的确多人直言,民政党的领导层软弱,但软弱的不只是最高领导人。促党员做好本份他表示,党主席丹斯里许子根的确有弱点,但其他领导及党员也有缺点,因为大家没有合力支持他。“我们领导层软弱是因为党员没有团结一致,所以这是共同的责任,我们有必要团结起来,自行重建党的根基。”他是在民青团代表大会开幕仪式结束后,在记者会上如此指出。询及是否仍认为许子根是适合的领导人,林时彬指出,许子根是民政党代表票选的全国主席,无论喜欢与否,他依然是党员选出来的主席,因此,党员应该作为其后盾,支持及配合他的领导。他说,他相信妇女组主席拿督陈莲花的言论是关心党的未来,而他不认为这是正确的做法,大家不应该在缺乏理由的情况下,要求领袖下台。“如果许子根做得不对,我们有责任告诉他,要通过正确的方式大胆地告诉领导层所有的问题。”林时彬强调,许子根是票选的主席,理应让他做好本份,而党员也要做好本份,那就是支持领导层。挺子根非博取上阵民政党党内浮现“拔根行动”,妇女组主席陈莲花更是直接要求许子根下台;但林敬益之子林时彬领导的民青团,却成了唯一支援许子根的党臂膀。林时彬针对要求许子根下台一事发言,给予客观的说法。他虽坦承许子根的领导层具有弱点,但也要求党员上下共同承担民政党软弱的责任。他在记者会上两度强调:“我说这番话,不是因为我要迎合许子根来争取成为大选候选人的机会。我已经多次说明不希望在下届大选上阵,我只是不希望,当党主席要我们向前冲的时候,身后完全没人支撑他。”他引述副主席拿督马袖强的言论说,民政党像个穿洞的船只,不可指望其他人给予协助,只有自己将之修复然后继续前进,自救是唯一出路。敬益病了缺席大会民政党前主席兼永久党员理事会主席敦林敬益因病住院,週六没有出席2011年该党永久党员理事会常年大会。这也是敦林第二次没有出席代表大会。林敬益週五对马新社说,今年他无法主持民政党永久党员理事会大会,也不会出席由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开幕的代表大会。林敬益领导民政党28年,直至2007年4月卸下主席一职。他之后担任民政党顾问,卸任后于去年10月担任永久党员理事会主席。这将是他自卸下主席职后,第二度没有出席大表大会,第一次是在2007年9月,当时他刚进行一项小手术。花絮子根厕所看报哄堂许子根在记者会上受到媒体一再追问课题时,反问一名记者是来自甚幺媒体,对方作答后,他赶紧回应:“哦,X报啊!我每天一早都会翻阅X报,不过,都是在厕所看。”结果引起众人哄堂大笑。难辨看板签名者一些党员趁着出席民政全国代表大会之际,纷纷踊跃在民政女青製作设置在民政历史走廊的“万众一心40年”看板签下大名。党员各别用华文或英文签署,有者的签名犹如龙飞凤舞,有者平实,有者潦草得难以辨识,相信只有执笔者才知道那是自己的大名。‧2011.10.15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