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子根:向林敬益致哀‧民政不在敦林礼堂团拜

许子根:向林敬益致哀‧民政不在敦林礼堂团拜(吉隆坡20日讯)为了向民政党前主席敦林敬益逝世而致哀,民政党不会在2013年农曆新年在民政大厦敦林敬益医生宏愿礼堂举办新春大团拜。敦林于逝世至今已过了一个月,该党于週日为敦林举办追思会“一个真正大马人的政治遗产,向敦林敬益致敬"。出版追思敦林图片集民政党全国主席丹斯里许子根宣布,中委会已议决,今年不会在宏愿礼堂举办新春团拜,不过其他州属、区部及支部仍然可以举办新春聚会。“中委会已决定将`宏愿礼堂’易名为`敦林敬益医生宏愿礼堂’,同时将敦林肖像挂在宏愿开放大学内。"他说,民政党及宏愿大学将出版两本追思林敬益的图片集,一本讲述敦林的政治生涯,另一本则讲述敦林创办宏愿大学的过程。这场追思会请来宏愿开放大学校长拿督何燊才、原产业部前秘书长拿督哈伦、敦林之子兼民青团长拿督林时彬忆述敦林生前的生活点滴。哈伦曾在1997至2004年之间,成为敦林的下属,他说,除了积极解决大马原产品问题,敦林也十分关心下属、工作环境及福利,像一位带领小兵士的大将军,而且总会亲切问候每一名部门职员说:“哈啰,你好吗"。“有一次,我生病而缺席一场活动,就让我儿子代表出席,敦林便问我儿子,为何我没有出席,当他知道我生病后,便叫我儿子赶紧回家照顾我,他的简单问候,让我铭记心头。"林时彬分享亡父逗趣事迹通常追思会都充满离愁别绪及痛哭流涕,林时彬上台分享亡父敦林生前的种种逗趣事迹,以欢笑化解愁云惨雾。他说到,曾是原产业部长的敦林将一大串油棕果带回家,更骗家人说是“氢气弹",会爆炸的。当林时彬提到父亲出生于二战时期,婆婆在他12岁那年就逝世,敦林必须独立生活及照顾家人时,不禁哽咽,台下的敦林遗孀黄咏卷甚至数度落泪。他说,父亲常带可可、油棕等植物及资料回家研究,母亲嫌这些原产品又黑又髒,想要拿去丢,父亲生怕研究品被丢,马上说“别乱动,这是氢气弹,可以炸其他国家。",让家人好气又好笑。他忆述到,大选期间,许多党员不断上门要求当候选人,否则就要拿督衔头,身为党主席的父亲头痛不已,母亲赶紧将父亲推到后门,骗说敦林不在家。“每当我出席民政中委会,父亲总在我出门前,问我去哪里,并提醒我要确保民政走在正确轨道上。"搬送绿豆赚学费自此不吃绿豆年轻时的敦林在贝尔法斯特大学学医,由于父亲生意不好,无法每月定时寄30镑给敦林缴付学杂费,令他被迫饿肚子及拖欠房租。林时彬说,当年爷爷的生意不好,还有16个子女要养,身为大儿子的敦林被迫牺牲,每个月没有钱应付生活,只好去打工搬送绿豆,天天都面对绿豆,自此他终生不再吃绿豆。创办宏愿大学期间,敦林每日回家向妻子黄咏卷诉苦,许多大老闆只为赚钱,却不愿捐钱给教育机构。有一天,敦林向土着企业家丹斯里赛莫达在家中聊天,要求捐钱给宏愿大学,赛莫达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林时彬披露,敦林生前说过,大马人必须记住513事件的正面教训,不管是赢或输了大选,所有大马人应该为更美好的大马继续政治斗争。追思会具“庆祝"之意宏愿大学校长暨首席执行员拿督何燊才博士教授在致词时说,这次的追思会除了纪念敦林外,也具有“庆祝"之意。“我们纪念敦林的生命之火熄灭,但同时也庆祝他的生命为我们和广大民众带来深远的意义。"他指出,敦林身为大学校董会的主席,向来强调“再穷不能穷教育"的精神。播影片叙述贡献追思会上播放了一段名为《真正大马人的遗产》(The Legacy of A True Malaysian)的影片,简单扼要地叙述了敦林生前对大马政坛及宏愿大学等多个领域的贡献。此外,大会安排了一段悼念敦林的音乐表演,由曲仙岛乐队呈现《敬意》和《Only You》两首歌曲。据悉,《敬意》这首歌的词曲是民政党党员为敦林量身定做。而熟悉敦林的民众都晓得,《Only You》是敦林生前最爱的一首英文歌曲。拒党员浪费时间接机民政党主席兼首相署部长丹斯里许子根在会上感慨说,当初他们选择加入民政党,只因三大理由:第一,敦林欲改革大马的热忱感染了他们;第二是民政党大马人非种族的政治路线;第三则是槟州和民政党在敦林苍祐的领导下达致的成就与其未来希望。许子根也披露,记得有一次,敦林来到槟州,一群党员早就抵达机场守候。敦林下机后目睹这幅情景,好奇地问对方是否有要事。当得知党员其实是特意来欢迎他后,敦林直接回应:“不要浪费你的时间,回去做你的事!若你没有要事,请不要来欢迎我。"许子根:无需设皇委会查公民权首相署部长许子根认为,国家独立前发出100万个公民权给外来移民已成事实,政府没有必要召开皇家调查委员会调查此事。拒评敦马言论週日(20日)他出席前民政党主席敦林敬益的追思会时,对前首相敦马声称,国父兼首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任期中,发出100万个公民权给外来移民,并建议政府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如此回应。许子根强调政府没有必要成立皇委会来调查已成事实的历史,同时不想评论前首相敦马的言论。‧2013.01.21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